a片草莓视频下载在线看

   “……人群的狂热性所驱使、无组织、非理性的短暂的社会互动。集体行为受群体情绪感染,可导致行为越轨,引发社会动乱……

   ……以史为鉴,在维吉玛的群众事件中,我们可以看到在极端环境下,许多原本应该理智的人变得不理智,应该冷静的人变得不冷静,甚至因为盲目的冲动演变成流血事件……”

   明亮宽敞的教室中,二十六度的冷气飕飕,台下莘莘学子再度昏昏欲睡,导致台上历史老师也难以慷慨激昂。

   他只得再度拿出振奋人心的话题,“而当时最有名的事例,就是发生在贸易区临时医院外,骑士帕特里克与城卫兵间的冲突,而众所周知,安古兰.柯里昂就是在那一战中……”

   戴眼镜的废柴立刻举手抢答:“我,我知道,血染征袍透甲红!”

   坐眼镜废柴旁的高胖男孩也不甘示弱,站起身左手托高胸部,然后高举右手:“我的生涯一片无悔!!!”

   “哇喔!”小伙伴都为他激昂的表演欢呼鼓掌,教室里瞬间充满快活的空气。

   三角锥发型的男学生不敢纠正,只是双手抱胸悄声嘀咕,“明明是‘我的一生没有丝毫悔恨!’”

   摇头微笑,历史老师慈祥的说:“各位同学!你们说的都是电玩或漫画里编的台词,是不能当真的,百人斩或千人斩的战绩更是浮夸。

   老师这边告诉大家,实际上根据历史纪载,当时黄金鹰女士仅仅斩杀五十多名骑士……”

   ……

   一二七零年.夏.午后雷雨。

   黄色裙蛋糕清纯次小美女迷人私房照

   “砰磅!”不远处突如其来的爆炸巨响,为临时医院外这场突如其来的厮杀,暂时划下休止符。

   双方回归对峙,地面上躺着七、八具城卫兵尸首,以及约同等数量的骑士,但理论上这个战损比是不可能发生的!

   骑士的防护以链甲为基础,对砍劈抗性已经不错,再加上胸甲、护手、护腿等几个关键部位的铁板外套,优势显著。而城卫兵多数仅有链甲,没有铁板外套,在面对骑士所使用的重型武器大槌、连枷或双手剑时,光是被打中的冲击力就足够喝上一壶。

   刚开始局势也确实一面倒,城卫兵瞬间被砍倒好几人,但是……厮杀的胜负判断就是这样简单,赢的站着!输的躺下!

   暴雨倾盆,雨水渗进甲冑,冰凉让狂热暂时消褪。

   帕特里克呼呼喘气,恨恨地瞪着安古兰,心中隐隐有些畏惧!就是这个女人,原本虽然善战却也不过尔尔,但当骑士团取出十字弓瞄准她后,她却忽然爆发出恐怖的速度,扭身闪过弩箭攒射,接着用手中破甲如泥的钢剑,给予骑士精神与**上的双重创伤。

   迅猛如鹰剑出破甲!不是开膛剖腹,就是断人手脚,躺在地上的骑士全是被她的暴起发难砍倒。

   大雨滂沱中,少女斜眼睥睨骑士,手中的剑看来稳定若恒,“滚吧!那身龟壳保不住你们!防区都发生爆炸还不回去吗?”

   安古兰这话固然说的霸气侧漏,但其实她也被“黄金鹰”的威力所震撼,团长当初留的字条只说附魔史诗级特效,当她陷身绝境的时候,会自动激发。

   可她没想到居然是这样发动的,在鹰眼察觉要被射成刺猬,危险预兆狂乱尖叫的剎那,世界骤然变得缓慢,或者说自身变得神速,腕力与意识那种全方位的加强,就像喝下威克的“药水三件套”那样。

   更夸张的是原本砍正胸甲,只能擦出一溜火星的“黄金鹰”,现在劈下直接令骑士敞开心扉。

   从青铜到王者的华丽转身,不过是弹指须臾。

   而面对这样难以理解的剧烈变化,不了解“虚空特性”的人,只会有一种解释。

   “原来你是个战斗法师,好,你好……”骑士紧紧握拳,原本就难看的脸更加扭曲纠结,他猛然大吼,“安古兰.柯里昂!我发誓,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!”

   说完帕特里克转身,带着手下跑向爆炸的地方,那原本该是他们的防区,但他抽掉走部分骑士。

   目送他们远去的背影,悠悠吐出长气,少女收剑入鞘,昂然坐回医院前廊避雨。

   如此气慨,周围卫兵顿时如见天人,忙不迭为安古兰生火烤暖。

   而她把微微颤抖的右手藏在身后。

   ……

   纳塔利斯广场.前线指挥所中,在他行经的路上,往来的贵族甚至战士,没有人敢于与他对视。

   因为那双变异的眼睛,九个黑点彷佛有生命一般,而三层瞳孔看上去不仅诡异,颜色更是不祥的鲜红,彷佛其中有尸山血海在扑腾。

   并肩领路的文森特.梅斯倒是颇为淡定,语气温和态度亲近,“没想到,你真的会走上这条路,成为一个狩魔猎人。”

   感受文森特的友善,维克多能猜到原因,为真爱喝采,维吉玛少了个狼人义警。

   他耸耸肩,“我以为刚认识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。”

   队长低笑几声,“我知道,但你其实有更好的选择,不管是继续当雇佣兵或吟游诗人、甚至晋升骑士或贵族也不是不可能。我想你该知道安古兰昨晚帮了我们不小的忙,解决掉好几匹骚扰驻地的利卡。等这场风波过去,幻影旅团几乎肯定会被授勋。”

   “那是我的荣幸。”少年语气淡淡,听不出有太多荣幸。

   “还有你之前报案的事,等下见到市长不要提起,因为某些私人原因,他不小心忽略掉那份报告。”

   “放心,我几乎快忘记那件事了。”

   言谈中他们走到维雷拉德市长的附近,少年停在角落,由文森特上前向他报告,然后他们一同走到维克多面前。

   好奇看着少年的眼睛,维雷拉德声音宏亮,“好久不见,维克多先生,没想到你真的会成为狩魔猎人。”

   “几乎所有认识的人,见面都会先用这句话当开场白,但是我从来没有掩饰过我将会是。”抚胸为礼,猎魔士笑的很灿烂,不过血红的瞳孔很吓人。

   见多识广的市长先生,直视红眼没有回避的意思,他热情拉起少年的手,“不管怎样,能在这个困难的时刻,见到一位真正的猎魔士,我由衷感到欣慰,事实上我这里正有件非常重要的委托需要你的帮助,请务必不要拒绝我的请求!”

   见状维克多脸上笑容更盛,都说礼下于人必有所求,维雷拉德这么有礼看来要我效死?或许不会死,但肯定是个天大的*麻烦。

   他嘴角上翘,弧度让雅妲公主念念不忘,“可敬的市长,你的诚恳让我深受感动,但恕我拒绝,在确认我的朋友安康之前,原谅我无法接受任何请托。”

   一秒,只有一秒,猎魔士的眼睛从市长脸上捕捉到怒气的时间只有一秒,从出现到消失如流星短暂,甚至让人以为是错觉。

   “是指夏妮女士吧!医生要求到临时医院治疗伤患,有安古兰与城卫兵的周密保护,她很安全的!”

   “我当然相信市长所说,但我还是那句话,在我亲眼见到、并确认她们安好前,我不会接受任何委托,请你体谅。事实上我正准备离开,不论你是否告知我她们的所在位置。”

   话讲完,微妙气流盘旋,嘈杂环境中的寂静角落,连文森特都感到尴尬,幸好被第四人打破。

   “威克!居然是你,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好了,噢我的天啊!你已经变成狩魔猎人了,这对眼睛可真别致,就是这血红的颜色看起来有点恐怖。”

   来者赫然是久违的蔷薇骑士.丹索的齐格菲,他小跑接近拥抱少年,而当他站在这里,与生俱来的亲和氛围,就把刚要成型的芥蒂冲刷无踪。

   接着他松开猎魔士,直面维雷拉德抚胸,“抱歉,见到久违的朋友。丹索的齐格菲,率领一百五十名烈焰蔷薇骑士,向市长报到。”

   瞥过猎魔士,再看向蔷薇骑士,维雷拉德轻抚肚腩,“来的正好,丹索的齐格菲,现在我要派遣你与你的骑士们,护送猎魔士维克多.柯里昂,前往东城门附近的临时医院,会见夏妮女士,然后再把他护送回来,这件事非常重要,你务必全力以赴。”

   在场几人一震,文森特心中有数所以不惊讶,齐格菲不明所以,维克多则暗暗心惊市长的决心。

   显然真有一件非猎魔士不可的任务,而且困难重重,但对方既然全盘接受自己诉求,又派人护送往返,事都做到这个份上,再拒绝就是要结仇。

   总之先找到她们,于是少年微微躬身,“那么,感谢市长的关怀,我会尽快回来。”接着拉住蔷薇骑士的手臂,拖着他走向外面。

   指挥室里,与维雷拉德一同目送维克多与齐格菲离开,文森特想了想,“先生,刚刚猎魔士的态度或许有些僵硬,但──。”

   市长摆手打断,“我十多年前就跟狩魔猎人打过交道,有本事的人就有资格这样,只要他愿意去做那件事,这点冒犯无关紧要。去问问,国王现在到哪里了……”

   ……

   维克多在雨中前行,感叹久违的狐假虎威,上次跟蔷薇骑士这样身后带一大群骑士招摇过市,彷佛已经是好久好久以前,在这中间真的发生很多事。

   齐格菲在雨中前进,高兴老朋友再次相聚,当时把他带到指挥所时,何曾想到他会因此蒙冤,不明不白的逃出维吉玛,接着在史凯利杰闯下都瓦克因的赫赫威名。

   “说起来,你是多久前进行变异的?”

   “十七天前离开维吉玛去试炼。”

   蔷薇骑士屈指计算,“真是的,刚好与我错开,如果你晚几天出发,我就能记住你变异前的最后身影。”

   箕指成梳,猎魔士将吸饱雨水的头发拢到后面,“还不就是那样,现在这样不好吗?而且要是再晚几天出发,现在就来不及赶回来,倘若有朋友因此受伤,是会留下遗憾的。”

   “……不用担心,有安古兰与城卫兵守护,夏妮医生的安危肯定没问题,况且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不会想去伤害她。只是这次暴动似乎并不单纯,我感觉背后有其他阴谋!回想起来很多事情早有征兆,在我回城时就有感觉不对劲,连王家顾问都不知道跑去哪里!”

   齐格菲前面的安慰,维克多也就是随意听听,他本来就对安古兰有信心,但是他最后提到王家顾问不见,少年可不能当作没有听到。

   “等等!你刚刚说到王家顾问失踪?是特莉丝还是凯拉?”

   蔷薇骑士奇怪的瞥了猎魔士一眼,有些惊讶他直呼两位女术士的名字而不加任何敬称。

   “是凯拉.梅兹女士。我调查过从十多天前,中途离开雅妲公主的宴会,就再没有人见过她的踪影。我是有接受女术士委托,转交特殊的炼金材料,才会发觉她不在家。”

   十多天前的宴会,不就是与自己分开那天!?少年立刻想通,难怪弗尔泰斯特对警告没有任何反应,因为危机根本没有传达到他耳里!

   那么凯拉呢!?她跑哪去了?她不可能主动离开,只能是被动失踪,莫非她知道的太多所以……。

   维克多握紧拳头。

   与她相处的记忆闪过脑海,曾经被她轻视、被她殴打、被她恫吓、还有被她关心与保护……但记忆中最深刻的画面,却是那个骄傲的金发小个子,坐在自己腹肌上耀武扬威的模样。

   心脏微微一跳。

   雨中默默,终于接近贸易区东城门,可就在这时前方忽然发生爆炸,接着住民慌乱奔逃,情势陡然陷入极度混乱。

   赶忙拉住几个逃跑的人询问,才知道松鼠党居然攻破烈焰蔷薇骑士团驻守的东城门,冲进贸易区烧杀破坏!

   而见到齐格菲紧张又煎熬的表情,维克多很清楚他的天人交战,甚至能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。

   “你下一句话是,对不起,我要去拯救平民!”

   “对不起,我要去拯救平民!”

   说完两人相视微笑。

   维克多摆手示意请便,“我自己去临时医院,去做你该做的事吧!”

   齐格菲敲敲胸甲,“谢谢你,威克!等这一切都结束,让我们再一起喝一杯!”

   xiazaitxt

 

Theme by HermesThemes

Copyright © 2022 香蕉视频污污下载. All Rights Reserved